《愛梅小札》

《愛梅小札》是吳敏倫教授的日常網誌,教授不時分享對性教育、性謬誤和愛情的筆記,以及在新城財經台的性教育節目。

—–

做了精神醫學和性教育數十年,寫了很多正式出版的文章和書籍,也通過很多其他媒體和活動把我的思想公諸大眾,但總仍覺得不夠,因為還有不少零碎的,紀錄得不清楚不週全的東西,成為漏網之魚,但那些可能才是大眾最有興趣和最易吸收的,同事和朋友們都覺得可惜,鼓勵我不如在網上開個手記,把我之前、現在、將來認為值得紀錄下來的思想和活動搬上去,以免繼續流失。這本來是個好主意,但萬事起頭難,我怕自己只有幾分鐘熱度,又或做得不好徒浪費時間,一直猶豫下來。

今年9月19日,是我與愛妻徐梅的43週年結婚紀念日,兒子送給我這個手記,還教我怎樣去用,我覺得我不能再拖延了,就硬著頭皮試試吧!手記給它一個甚麼名字好呢?左右思量,最後決定叫它作《愛梅小札》。是的,我的思想、生活和日常的點點滴滴,雖然可以涉及很多方面,但中心點仍然是從「愛(徐) 梅」而來。我一直都相信,沒有徐梅,我不可能有現在的一切,包括這小扎。

噢,雖然名字差不多,切莫把《愛梅小札》與徐志摩的《爱眉小札》作同類看。在我眼中,《爱眉小札》是對愛情的一種諷刺,我在這裏要做的其中一件事,是想大家領略一下怎樣才是真正的好的愛情。

 

吳敏倫 (香港)

忘記他(她) 是她(他) GENDER IN LIFE

明報周刊 2014-08-16 封面故事

9745389.1

魚兒說:我原來不是魚,我是一隻龜。

因牠的身體和靈魂與生俱來出現割裂,所以人們並不知道,牠的背上本該有一塊龜殼,還有四隻腳讓牠在陸地上行走。為此,牠不快樂,希望能還原成一隻龜。要不然,請至少別把牠當作一尾魚,而是稀有物種,不必大驚小怪。

這正是尋求性別認同的跨性別人士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。根據香港醫管局資料顯示,醫管局精神科專科門診上年度共處理112宗性別認同障礙求診個案,較五年前增逾倍,曾進行變性手術的人士已累積百多人。而因為自我認定的心理性別跟外界理解的不一樣,也產生不少衝突。香港性小眾平權聯盟今年發表的問卷調查便發現,有68.1%的受訪跨性別人士,曾在工作、居所、學校中遭受歧視。

繼續閱讀 忘記他(她) 是她(他) GENDER IN LIFE

一句到尾

信報財經新聞 2014-06-06 獨眼香江

A18004.1

「你唔好理我先天定後天,即使係後天,我都有權選擇我的生活方式,只要我的生活方式不侵犯你之嘛!」──家庭治療學院臨床副總監吳敏倫

立法會婚姻(修訂)條例草案委員會昨召開會議,立法會邀請了4名醫學專家解答議員問題。立場一向開放的吳敏倫【圖】與較保守的精神科醫生康貴華,答問間發出火藥味。

康表示「同性戀係先天」說法有誤導,指同性戀與性別認同障礙的人士,皆有先天和後天的因素;吳敏倫則強調先天後天也不影響人權。康引述有研究指同性戀人士領養的小朋友,較其他人更易有同性戀傾向時,吳駁斥該研究已遭學界質疑,康即說「政治正確思想已凌駕咗學術研究」,吳則斥他「侮辱咗科學界」。專家間的火併罕有地比議員間的辯論更引人入勝。